当越来越多的人把视线从传统纸媒投向网络,88%的受访者阅读纸质杂志

21世纪是互联网与新兴电子媒体的主导时期,在追随时代潮流的同时,纸媒体会消亡吗这个话题一直备受人们热议。我不敢断言未来纸媒会不会被取代,但能肯定的是不管现在还是未来,只要还有一位热爱阅读的人,纸媒就不会消亡!

每种新媒介的出现,都会引起人们对纸媒命运的担忧,网络时代尤甚。

从1588年世界第一本有固定刊名的期刊诞生、1665年世界第一本纸质学术期刊诞生开始,在期刊的四百年发展史中,先后经历了1895年无线电的出现、1926年电视媒介的出现、1989年互联网的出现,每种新媒介出现后,都曾引起人们的惊呼期刊要完了,然而期刊仍然在持续发展。

不管纸媒还是数字化媒体,其能否成功吸引读者,终都要靠产品讲话。

据美国广告时代公司2011年8月份的调查,美国年收入在10万美元以上的富裕阶层人士更喜欢阅读纸质报纸和杂志。93%的受访者喜欢阅读纸质版杂志,86%的受访者阅读纸质版报纸,而只有7%的受访者通过平板电脑等设备阅读新闻和杂志。而在1834岁之间的年轻富人读者中,88%的受访者阅读纸质杂志,相比而言,只有35%的受访者在线阅读杂志。

抓住技术变革的机遇,实现与网络的深度融合,是纸媒应对挑战的必然选择。

同样,赵毅衡在他的作品《伦敦浪了起来》讲到英国人的读书风气时,曾引用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个统计数据,1995年世界各国出版书籍种数的排行:英国列第一,101764种,中国第二,100951种,德国74174种,美国62039种,法国34766种。

人类将不可避免地走向信息化网络时代。当越来越多的人把视线从传统纸媒投向网络,关于纸媒会以何种形态存在的争论也开始不绝于耳――作为一种传播介质,纸媒在网络的冲击下会黯然撤退,被读者冷落甚至遗忘?还是借助技术革命在电子化浪潮中重拾生机?――日前刚入学的华中科技大学新闻系学生金梦雅就在这样的思考与讨论中开始了大学堂课――这也成为这个时代对纸媒命运的终追问。

英国人热爱读书看报已成为习惯,地铁上、公车上、路旁的长椅以及纪念馆的台阶和阳光下的咖啡馆里,到处可见阅读者们安静怡然的身影。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乞丐读书也成为英国特有的街头一景:有人将手中不看的杂志和《泰晤士报》随手放在乞丐的身边,大多数时候乞丐都会点头称谢,偶尔看书入神忘了还礼,绅士的英国人也会见怪不怪。

1.纸媒的冬天真的来了吗?

试想世界上有这么一个热爱读书的国家,纸媒会消亡吗?不会!绝对不会!即使全球别的纸媒都消亡了,这里还有市场需要,况且全球也不止一个国家那么热爱阅读。一个喜好阅读的民族,阅读就像呼吸和吃喝一样,近乎成为本能的习性。

“到2043年季度末,日报的读者将归于零。”――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教授菲利普?迈耶在他《正在消失的报纸》一书中对报纸的命运如是预测。他甚至将消失时间准确定格:“到2043年春季的某一天,美国后一张报纸将被扔进垃圾筒。”

上古结绳记事以及5000年前古埃及象形文字的发明,最初都是以记载人类的祭祀、占卜、艺文活动而存在的,象形文字的出现不只是代表它所图示的对象,而是在传达丰富的思想、情感等意义。纸媒早已超越了媒介最基本的传播功能,它以其文化传承的特殊性为载体,建立起人与精神文化文明的桥梁,影响着人的生存和生命。从这个意义上说,只要人类还有真正的凝视、阅读和思考,还有精神承担和思想传承的需要,纸媒的未来就还在。一句话概括,思想不息,纸媒就不会消亡!

当20世纪末数字网络作为一种新媒介越来越被熟悉后,“纸媒要完了”的声音也愈加高涨。2010年,《纽约时报》对外表示未来将停止出版印刷版报纸,主推网络版报纸订阅业务。而此前拥有140余年历史的美国《西雅图邮报》已宣布终止印刷版报纸的发行,而转为完全的网络版。

我们不得不承认新媒体的优越性以及由此产生的影响对传统纸质媒介的冲击力。根据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数据显示:2013年,纸媒业绩延续了2012年的大幅度下滑,并有向更多公司蔓延的趋势,2013年传统媒体广告市场的整体增长仅为6.4%,低于同期GDB增速,其中报纸广告同比下降8.1%。
另一组数据表明,截至2013年底,中国网民数量超过6亿,移动互联网用户已达8.28亿。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终端化阅读新兴媒体呈爆发式增长。

一方面,愈加发达的物质和技术手段为数字传媒的发展提供了巨大潜力;另一方面,随着媒介竞争的日益加剧,包括报纸、期刊与书籍在内的传统媒介开始面临严峻挑战。这样的趋势也传递到我国,根据种种现象不乏有业内人士做出纸媒即将进入“寒冬”的判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19 mg手游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