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背后对接的是天弘基金的增利宝货币基金,余额宝们

据宇博智业市场研究中心了解,自诞生之日起,余额宝就没有离开过市场关注的焦点圈。而仅仅半年时间,规模超过4000亿元的惊人增长,更是将其卷入争议的漩涡。其实,对于“余额宝们”,相伴而生的争议从未间断,而近期的观点变得尤为激烈,市场争议于,“余额宝们”对于银行存款成本上升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对于近期争议,记者采访了银行、基金公司人士及相关专家,受访人士普遍认为,余额宝类理财产品对金融机构的影响更多的在于技术变革所带来的业态改变,其并非银行存款成本上升的主要因素。
吸血鬼?余额宝喊冤
“现在的利率市场化更加复杂,挑战性更大,互联网金融兴起之后,互联网的发展变得更加复杂,它不单是传统银行的搅局者,其他传统金融也受到了冲击。”2月23日,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温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作为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模式之一的“余额宝们”正在陷入一场争议。这场争议发端于市场上流传的一位银行业人士面对互联网金融提问犀利的回复,其中提到“余额宝们”使得银行存款成本上升。
上周五,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在其博客中称:“余额宝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钮的这一论断,迅速将这场争议升级,其后,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首席战略官舒明不得不在媒体上做出回应。
双方的论点在于对银行存款成本的提高影响有多大?钮文新的观点认为:“假定余额宝4000亿元规模平均收益6%,利润240亿元,余额宝和货币基金大约要吞掉80亿元(4000亿元的2%),其他余额宝客户分享160亿元。”
“说余额宝是‘吸血鬼’,真是天大的冤枉。”舒明做出回应称,余额宝背后对接的是天弘基金的增利宝货币基金,其管理费率为0.3%,托管费率是0.08%,销售服务费是0.25%,三者相加只有0.63%。
阅读中国报告大厅发布的《2012-2016年智能互联网电视行业市场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
对存款成本影响几何?
随着余额宝们规模的不断上升,对银行存款成本究竟影响几何,也成为市场争议的交锋点。
中国报告大厅、宇博智业市场研究员表示,2010年底,非金融企业和居民活期存款占银行总存款比例超过50%,到2013年底,其占比已经下降到接近40%。
这意味着,3年时间,银行活期存款占比下降了10个百分点左右,过去三年活期存款平均每年下降规模约2万亿元。
“现在,活期存款大多转化为银行理财产品的方式,毫无疑问推高了商业银行的成本。”温彬对本报记者测算,以活期存款转化为理财产品,提高4个百分点的成本计算,每年银行需要多支付近1000亿元的成本。2013年银行业净利润1.42万亿元,同比增加1794亿元,如果银行每年多支付近1000亿元的成本,对银行盈利带来的挑战较大。
从中国报告大厅、宇博智业市场研究员提供的数据来看,银行活期存款的快速下降,并非出现在“余额宝们”迅速发展之后,而是在几年之前就已经存在。
“现在来看,‘宝类’理财产品的规模依然比较小,对银行的存款成本上升是有影响,但是还没有上升到市场某些观点提出的那么严重。”一位股份制银行理财人士对本报记者称,既然银行愿意花更高的成本去拿存款,说明其利率还是市场化的。
正如舒明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1月末,中国货币市场基金总规模为9532亿元,与47.9万亿元的居民存款、103.4万亿元的全部人民币存款总额相比仍然非常小,与居民存款余额之比为2%,与全部人民币存款余额之比为0.9%。
对于“余额宝们”的快速发展,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也表示出了对其冲击银行的担心,这类互联网金融产品创新和发展迅速,对银行的渠道冲击会比较大。
“余额宝确实比商业银行理财更加便利、更加直观,这个是技术革命对金融业态带来的冲击。”温彬称。
也有基金公司相关人士表示,互联网金融的金融属性会越来越强。未来能够取代银行的部分会越来越多,余额宝和理财通仅仅是一个开始。
根据中信建投证券相关报告的测算,余额宝规模达到1万亿元,银行付息负债成本率只提高2.5%,对银行负债端的成本冲击有限。
该报告也分析称,2014年银行体系负债端压力相对较大的原因在于,存款增速回落;利率市场化进程加快,CDs将逐步面向企业和个人发行;互联网金融发展也是一个诱因。“前两个原因是制度性和内生的原因,更为根本,第三个原因不是主因。”上述报告称。
利率市场化加快的背景下,存贷款脱媒日益加快,银行理财产品就成为银行揽储的一大利器。而如今互联网公司推出的各大“宝类”产品,也在推进银行自己“掘宝”。
如今,工行、中行等已经纷纷推出了和自己旗下基金公司合作的货币基金产品,以实现T+0和低门槛的理财投资,与互联网“宝类”理财正面竞争。
基金的客户黏性考量
天弘基金单靠余额宝就挤掉了华夏基金行业老大的地位,这几乎是市场从未想过的一种景况。
“货币基金现在几乎变成了一种通道业务。”一位基金业内人士戏称,基金公司吸收中小投资者的资金再投资于银行的协议存款,这种方式无疑让银行很不好受。
但该基金业内人士也表示,这种模式其实也是货币基金的起源,目前发展的趋势是货币基金未来可能会一定程度上取代现金。因为从成熟市场上来看,货币基金跟活期存款的比例接近一半对一半,但国内目前远远还未达到这个水平。
不过,从基金业的现状来看,货币基金也成为基金公司规模增长的唯一出路。根据基金业协会的统计,2013年底,公募基金公司管理公募资产规模突破3万亿元大关,相比2012年年底增长4.74%。但除了货币基金外,其他类型公募产品均处于规模缩水状态。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货币基金的拉动,公募资产管理规模将处于不断缩水状态。
“对于基金公司而言,发展货币基金的第一大动力就是规模排名压力和股东方压力。”上述基金业内人士指出,为了完成公司一些指标考核,大家不得不卖力推广货币基金。
不过,从长远来看,基金公司也在考虑将货币基金作为一个基础账户,如果股市或债市向好,投资者可以将资金转入基金公司其他类型产品。不过,能否顺利实现这种转化仍是一个未知数。
上述基金业内人士表示,在互联网金融方面,如果单单依靠货币基金,基金公司很难发展出很好的商业模式,仍需要不断的探索和创新。

相关阅读:

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钮文新:取缔余额宝!

支付宝卖萌回应指责:余额宝利润仅为0.63%

  事件进展:

  2-21
钮文新发博:取缔余额宝!

  2-22
支付宝回应央视吸血鬼指责:余额宝利润仅0.63%

  阿里舒明:余额宝能干扰市场利率抬高社会成本吗?

  2-23
钮文新接受专访时称:我不是质疑余额宝

  2-24
钮文新回应挨骂:取缔余额宝为国家利益

    2-25 钮文新:余额宝们欺负的不是银行
而是你的钱包

  动了银行的奶酪余额宝做错了吗?

  专家号召取缔,监管层放出风声要加强监管,银行伺机反击,规模迅速扩大的余额宝们遭遇“围剿”

  李静瑕 刘田

  从0到2500亿元的基金规模,余额宝仅仅用了200多天时间。而从2500亿元到4000亿元,余额宝只用了大约30天。

  自诞生之日起,余额宝就没有离开过市场关注的焦点圈。而仅仅半年时间,规模超过4000亿元的惊人增长,更是将其卷入争议的漩涡。

  余额宝们推动着货币基金市场的一场“大跃进”运动。

  其实,对于“余额宝们”,相伴而生的争议从未间断,而近期的观点变得尤为激烈,市场争议于,“余额宝们”对于银行存款成本上升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基金业协会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货币基金的规模从2013年12月底的7478.71亿份增至今年1月底的9532.39亿份,单月增量达2053.68亿份。不仅规模总量创出新高,单月增长量也创出2013年以来新高。

  对于近期争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了银行、基金公司人士及相关专家,受访人士普遍认为,余额宝类理财产品对金融机构的影响更多的在于技术变革所带来的业态改变,其并非银行存款成本上升的主要因素。

  但随之而来的质疑、监管、反击也朝余额宝们涌来。

  吸血鬼?余额宝喊冤

  过去的三天时间里,有专家号召取缔余额宝们,监管层也放出风声要加强监管,还有银行大佬们伺机反击,余额宝们的日子不再像以前那么好过了。

  “现在的利率市场化更加复杂,挑战性更大,互联网金融兴起之后,互联网的发展变得更加复杂,它不单是传统银行的搅局者,其他传统金融也受到了冲击。”昨日,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温彬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1重围剿

  作为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模式之一的“余额宝们”正在陷入一场争议。这场争议发端于市场上流传的一位银行业人士面对互联网金融提问犀利的回复,其中提到“余额宝们”使得银行存款成本上升。

  取缔余额宝风波

  上周五,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在其博客中称:“余额宝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钮的这一论断,迅速将这场争议升级,其后,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首席战略官舒明不得不在媒体上做出回应。

  这两天钮文新很火。2月21日,这位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首席新闻评论员发表博文称“余额宝是金融寄生虫,应取缔”。一言激起千层浪,支付宝[微博]连夜回应称自己利润并不多。

  双方的论点在于对银行存款成本的提高影响有多大?钮文新的观点认为:“假定余额宝4000亿元规模平均收益6%,利润240亿元,余额宝和货币基金大约要吞掉80亿元(4000亿元的2%),其他余额宝客户分享160亿元。”

  钮文新的理由是,余额宝并未创造价值,而是通过拉高全社会的经济成本并从中渔利,推高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说余额宝是‘吸血鬼’,真是天大的冤枉。”舒明做出回应称,余额宝背后对接的是天弘基金的增利宝货币基金,其管理费率为0.3%,托管费率是0.08%,销售服务费是0.25%,三者相加只有0.63%。

  “取缔余额宝”一说遭到网民炮轰。钮文新24日再度发声。他认为,余额宝们构建很高的收益预期,从银行把存款吸出来,制造流动性紧张,拉高存款利率,引发贷款利率上涨,推高企业生产成本,最终将反映到商品价格上。

  对存款成本影响几何?

  “吸血鬼”之辩

  随着余额宝们规模的不断上升,对银行存款成本究竟影响几何,也成为市场争议的交锋点。

  余额宝们6%的高收益是如何实现的?

  根据温彬提供的数据,2010年底,非金融企业和居民活期存款占银行总存款比例超过50%,到2013年底,其占比已经下降到接近40%。

  余额宝90%以上的资产都投资于银行的协议存款。之前协议存款是保险公司、社保公司、养老保险公司等的专利,他们将资金存到银行获取稳定的远高于我们普通用户的收益。现在互联网公司,可以借助互联网渠道,利用互联网营销手段,迅速聚集资金,也享受大机构待遇。

  这意味着,3年时间,银行活期存款占比下降了10个百分点左右,过去三年活期存款平均每年下降规模约2万亿元。

  在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看来,余额宝的模式类似于“团购”——我有几万块钱,去银行要6%的回报,可能性很小,现在余额宝把这个钱都集中在一起,几十亿、上千亿的规模,在去银行谈协议存款,议价能力增加。

  “现在,活期存款大多转化为银行理财产品的方式,毫无疑问推高了商业银行的成本。”温彬对本报记者测算,以活期存款转化为理财产品,提高4个百分点的成本计算,每年银行需要多支付近1000亿元的成本。2013年银行业净利润1.42万亿元,同比增加1794亿元,如果银行每年多支付近1000亿元的成本,对银行盈利带来的挑战较大。

  钱景财富董事长赵荣春对记者表示,互联网金融产品的收益均是来自与其对应的货币市场基金,由于银行的活期存款利率与货币市场存在约4个点的利差,在没有互联网基金前,很多人享受不到利差收益,现在通过互联网基金这一渠道已变得触手可及。金融跟电商、社交平台结合在一起,已积攒了相当多的互联网用户,加之收益高、变现灵活、与消费挂钩等优势,导致银行的活期存款受到极大威胁。

  从温彬提供的数据来看,银行活期存款的快速下降,并非出现在“余额宝们”迅速发展之后,而是在几年之前就已经存在。

  2月21日,余额宝的7天年化收益为6.1830%,是活期存款的17倍。对于银行来说意味着就需要支付17倍的利息。从这个角度看,银行的成本确实增加。

  “现在来看,‘宝类’理财产品的规模依然比较小,对银行的存款成本上升是有影响,但是还没有上升到市场某些观点提出的那么严重。”一位股份制银行理财人士对本报记者称,既然银行愿意花更高的成本去拿存款,说明其利率还是市场化的。

  瑞银证券估算,假设总存款中有9%被货币基金取代,整个银行系统净息差萎缩9个基点,净利润减少6%。

  正如舒明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1月末,中国货币市场基金总规模为9532亿元,与47.9万亿元的居民存款、103.4万亿元的全部人民币存款总额相比仍然非常小,与居民存款余额之比为2%,与全部人民币存款余额之比为0.9%。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认为,如果说余额宝是吸血的寄生虫,那要看吸了谁的血,现在主要吸取的是银行这一暴利行业的血,还没有到该大呼小叫的时候,毕竟银行的储蓄存款有40万亿元之巨,与之相比,余额宝几千亿元的规模还远没有达到会引起量变的节点。

  对于“余额宝们”的快速发展,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也表示出了对其冲击银行的担心,这类互联网金融产品创新和发展迅速,对银行的渠道冲击会比较大。

  利率市场化改革之果

  “余额宝确实比商业银行理财更加便利、更加直观,这个是技术革命对金融业态带来的冲击。”温彬称。

  “把各种宝们都取缔了也阻止不了存款向更高利率的地方流去。”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微博]认为。银行成本的增加并非是余额宝们出现的结果,而是中国利率市场化的结果。

  也有基金公司相关人士表示,互联网金融的金融属性会越来越强。未来能够取代银行的部分会越来越多,余额宝和理财通仅仅是一个开始。

  如今,我国正在经历利率市场化阶段,所谓利率市场化就是让资金的价格交由市场供需双方来决定。

  根据中信建投证券相关报告的测算,余额宝规模达到1万亿元,银行付息负债成本率只提高2.5%,对银行负债端的成本冲击有限。

  在过去的10年,正是通过低价吸收资金、高价借资金,中国银行业保持着让国际同行羡慕的高速增长。如今,他们则需要通过价格手段留住资金。理财产品收益较以往明显高位运行。

  该报告也分析称,2014年银行体系负债端压力相对较大的原因在于,存款增速回落;利率市场化进程加快,CDs将逐步面向企业和个人发行;互联网金融发展也是一个诱因。“前两个原因是制度性和内生的原因,更为根本,第三个原因不是主因。”上述报告称。

  财经评论员余丰慧撰文指出,中国内地银行间的“钱荒”短期内很难解决,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货币市场流动性持续紧张,利率维持在走高或者维持在高位的状况一时还难以改变。长期来看,钱将更贵,你想要借到钱需要付出更高的成本。

  利率市场化加快的背景下,存贷款脱媒日益加快,银行理财产品就成为银行揽储的一大利器。而如今互联网公司推出的各大“宝类”产品,也在推进银行自己“掘宝”。

  鲁政委表示,从全球来看,在利率市场化的金融,放松管制的大背景之下,都会出现资金从交储蓄的账户里面向收益更高的账户转移的迹象。

  如今,工行、中行等已经纷纷推出了和自己旗下基金公司合作的货币基金产品,以实现T+0和低门槛的理财投资,与互联网“宝类”理财正面竞争。

  余额宝的诞生恰恰赶上了2013年去杠杆化和收紧货币总量的好时机,能够取得如此高的收益。但利率的市场化,也有可能断送余额宝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19 mg手游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